季羡林图传

  • ¥ 39.80
  • 卞毓方
  • 广东教育出版社
  • 已有 人关注
  • 2011-12-29
  • 16开
  • 200千字
  • 1版 1次
  • 284页
  • 精装
  • 978-7-5406-7768-8/
我要买 (库存0)
本书以翔实的史料、生动的细节为读者真实地再现了季羡林先生漫长的一生,先生少年穷困,不得不在稚少就远离父母寄人篱下;青年时代负笈德国留学,初步奠定学问根基;中年正当有为却遭逢十年“文革”;老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终于构建成自己的煌煌学术大厦。书中于先生的人格精神着墨尤多,使读者从中深受启示与陶冶。
 

目录

壹 清平县季氏,本是有来历的
贰 穷乡僻壤,埋没了多少未能走出的季羡林
叁 峰回路转,不是过继,是兼祧
肆 寄人篱下,逆来顺受,性格蜕变
伍 偏才,不遇也是遇
陆 同时考中北大和清华,鲤鱼跃过龙门
柒 缘分种种,看似偶然,实则包含了命运
捌 留学德国,唾手而得的奇迹
玖 选择梵文,冷门,冷得不能再冷
拾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拾壹 初进北大,旋即成为东方学的领军人物
拾贰 季羡林与胡适
拾叁 在思想改造的洪流中
拾肆 宁愿牺牲进步也不出卖良心
拾伍 反右沉浮录
拾陆 “文革”悲歌,“牛棚”岁月
拾柒 副校长的底牌
拾捌 六十七岁,进入学术研究的途中跑
拾玖 良知、功力和境界
廿拾 站在八十岁的台阶
廿壹 中国牌知识分子
廿贰 君子之律,儒者之风
廿叁 语出天然,朗爽脱俗
廿肆 九十述怀
廿伍 宠辱不惊、澹然无虑、超然自适
廿陆 俗世的一方净土
廿柒 亦儒亦释亦道,非儒非释非道、
廿捌 言出行随,表里澄澈
廿玖 好风如水
卅拾 百年回眸,潇洒一歌
卅壹 实至名归,大放异彩
卅贰 季羡林笑着走了
后记:寄望于后贤,寄望于将来
 

序言

咱不说北大,咱就只说东语系。
在季羡林的光环下,若干年来,笔者每年都要参加几次学术会餐,那基本上是东语系的同学、师友的盛宴,会场内,放眼一望,皆是我熟悉的老面孔矣!季羡林是一面不倒的旗帜。一个曹雪芹,一部《红楼梦》,激发了后世多少红尘客。一个季羡林,一代学术宗师,聚拢了门下多少弟子。在物欲横流,卷得人人都手忙脚乱、抬不起头、直不了腰、喘不过气来的今天,能有这样一种无功利的、轻松而兼怀旧的聚会,确实是吾辈之福,是托季老爷子之福。所以,即使在这个意义上,吾辈也祈祷季老爷子长寿,长寿,再长寿。然而,聚会多了,老面孔看足了,看够了——红衰翠减,毕竟不是赏心怡目的风景;一个感慨禁不住油然而生:怎么就只有一个季羡林?季羡林之后谁是大树?唉,总不能一辈子都吃季羡林的饭! 在笔者出席的上述东语系盛宴上,主持者最为自豪的话题,就是在北大所有的系中,东语系出的官员最多。据说这是一位北大的老领导发现的,季羡林在讲话中也引用过,因为,“东语系的人听了,都很高兴。”
 

后记

因为出版了一部《季羡林一一清华其神,北大其魂》,在广东教育出版社的黄红丽女士看来,这部《季羡林图传》的作者非我莫属。我的看法却相反,正因为前一部书脱手未久,现在来搞第二部,思路上难免重复。怎么办?我能不能再写一部和前书不同的季羡林传?答案是:不可能。我的所有心血,都花在那部书上了,哪能在短时间内另起炉灶,再攀高峰。
黄女士坚持。我只得认真对待。想来想去,决定换一个角度,着重突出季羡林的人生机遇。过去的一个世纪,适逢我中华五千年未遇之大变局,季羡林的悲欢百年,不啻是时代的一个缩影。我追摹的是大历史中的季羡林,不是某个时段某个角度的季羡林;前者应有血有肉,有喜有悲,后者往往沦为平面而苍白的剪影。他是一位历史人物,是超越“国宝”、“大师”之类俗誉的一种令人亲切、令人感奋的文化现象。于他,一切煞费苦心的捧或讳,拔高或包装,都只有暂时的新闻效应,而无恒久的认知价值。我所构建的,是连通历史与未来的桥梁。
 

文摘

插图:


季羡林是当今之世“学者中的学者”。这巍峨楼台,是拿书本和学问一级一级砌起来的;这由小学而中学而大学而留洋的道路,是拿银子一寸一寸铺出来的。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一个大学者的成长,得花费很多很多的钱财。试看与季羡林同龄、同学、同伴的那一代名流大家:从王竹溪、杨绛、钱学森,到侯仁之、陈省身、黄万里,从李长之、张天麟、王岷源,到胡乔木、乔冠华、章用,等等,哪一个不是出身于有产阶级(且不说剥削阶级或资产阶级)!物质是基础嘛。俗话说得好:“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则是万万不能的。”但是,季羡林的老爸老妈,却偏偏与金钱无缘——这真是一个悖论。
季羡林的老爸老妈怎么个穷法?对此,季羡林本人有过一番倒金字塔式的描述:1911年8月2日,他生于山东省清平县官庄村。当时,就全国而言,是南方富而北方穷;就山东而言,是东部富而西部穷;而他的老家清平县,在西部又是最穷的县,他所在的官庄村,在清平县又是最穷的村,他的家,在官庄又是最穷的家。——啧,啧,穷到顶了,没法子再往下细说了。据此可以断言,季羡林的老爸老妈,纵然不是全国最穷,至少也是山东省最穷。
当然这是文学的形容,而不是史学的考证。2007年8月5日,笔者在北京第三极书店举办关于“季羡林现象”的讲座,有读者当场提出质疑:“根据季羡林提供的家庭材料——曾经兴旺,父辈识字,他小时候跟人念过一阵子书——看,他的家虽然后来变穷了,但应该不是村里垫底的?”笔者认为此说有道理,并为自己当初没有详加考证而感到惭愧。
  • 没有相关信息
同类图书
作者新书

最近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