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图传

  • ¥ 36.00
  • 关纪新
  • 广东教育出版社
  • 已有 人关注
  • 2005-08-01
  • 16开
  • 30千字
  • 1版 1次
  • 236页
  • 精装
  • 7-5406-6049-X
我要买 (库存0)

老舍原名舒庆春,是现、当代作家,写过大量的小说。在创作上,以抗战救国为主题,写了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应召回国,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副主席等职。曾因创作优秀话剧《龙须沟》而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文化大革命”初期因被迫害而弃世。本书用图片与文字相结合的方式向读者介绍了老舍的一生。
 

目录

壹 别样惨淡的“人之初”\1
贰 文化归位和社会归位\23
叁 负起“两个十字架”\45
肆 任教英伦,登上文坛\65
伍 山东时期:教授与“写家”\95
陆 八方风雨荡胸襟\129
柒 在大洋彼岸\163
捌 文艺界的“劳动模范”\179
玖 回归尊严,步入永恒\213
文摘
书摘
老舍(这时还是庆春)的寡母,和许多穷人家的寡母一样,也是在长久的
苦难岁月中,咬紧牙关,才把孩子们抚养成人的。庆春的寡母,又和许多人
家的寡母不尽相同,她是个旗族女子,自家的生计必得与“八旗生计”挂钩
,她的身上也总体现着满族女性的独特风范。
永寿在世时,一家五口都靠他每月领来的3两饷银和些许老米度日。当
时朝廷财政已捉襟见肘,加上衙门里的克扣,领到手里的银子,成色和分量
总是不足,老米更是发了这次没下次的。庆春母亲必须在常年的窘迫中,打
发一家人的冻饿问题。生下庆春,母亲就没奶,只能用小砂锅熬些浆糊,掺
上点儿糕干粉,填进他的小嘴,使他弱小的生命不至于断气。严重营养不良
的小庆春,两三岁了,还没学会走。
永寿阵亡,对苦熬了半辈子的庆春母亲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但是,
既然生为旗兵的妻子,这几乎就是命中注定的事——她,怕是早就听惯了历
代旗兵遗孀们承受这类打击的故事;何况,此刻的京城旗族又会增添多少新
寡与她为伍!旧日的老北京人,多爱传说旗人家的女人不大好惹,其实,这
一民俗事相中确实搅拌了世代的血和泪。旗人女性以刚强、尊严、豪横出名
,是可以想象的,因为她们永远是战士的家眷。世代命定的严峻现实,教会
了她们如何磨砺自我。
照八旗制度规定,阵亡旗兵的孀妇,每月可获原来“钱粮”的半数,作
为抚恤赡养费。马氏在丈夫死后,每月也能从衙门得到饷银一两五。而养育
兵,是当时解决“八旗生计”问题的一项措施,在家境艰难的旗人里头,挑
补部分男丁作候补兵源供养,其“钱粮”是正身旗兵的半数。永寿阵亡当年
,长子庆瑞刚刚虚龄9岁,离补挑“养育兵”的时限还差一年。后来,庆瑞
也补上了一个“养育兵”的缺,也能每月领来一两五的饷银了。
母子四人(包括庆春和他的三姐)虽然又有了每月三两银子的进项,生活
却还是没有保障。一是,朝廷得向西方列强交付巨额的“庚子赔款”,造成
国库空虚,八旗衙门下发的“钱粮”于是时断时续;二是清廷已显露出土崩
瓦解的征兆,衙门里的官儿,得贪即贪,直到明目张胆地克扣穷旗人,一份
本来是三两的饷银,七盘八扣,交到领
  • 没有相关信息
关纪新,满族,1949年12月出生,籍贯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民族文学研究》常务副主编,编审职称。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央民族大学满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老舍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在多年《民族文学研究》编辑工作的同时,写作出版有学术专著《老舍评传》、理论专著《多重选择的世界——当代少数民族作家文学的理论描述》(与他人合著)、学术图集《中国满族》、文艺论文集《塞风集》等。主编或参与主编的著作有《中国少数民族俗文学》、《当代满族作家论》、《中华史诗咏史诗本事》、《老舍与二十世纪》、《1949-1999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经典文库/理论评论卷》、《老舍短篇小说选》、《满族的历史与文化》、《满学朝鲜学论集》、《当代满族短篇小说选》、《满族现代文学家艺术家传略》等。尚发表有学术论文和文学评论数十篇。
 
同类图书
作者新书

最近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