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图传

  • ¥ 36.00
  • 韩石山
  • 广东教育出版社
  • 已有 人关注
  • 2011-12-29
  • 16开
  • 32千字
  • 1版 1次
  • 256页
  • 精装
  • 7-5406-6148-8
我要买 (库存0)

在中国新文学史上,徐志摩不仅以诗闻名,亦以散文著称,小说戏剧的贡献也不小。徐志摩不仅是个浪漫主义文人,更是一个有着单纯理想的理想主义者。他对于生活的情趣也是异常的浓厚。他爱都市,也爱乡野;他喜欢物质文明,也喜欢徜徉于山水之间;他常常留连在象牙之塔里,但是对社会政治也有正义的流露;他柔情似水,自由如云,洒脱如风。徐志摩的素养、情怀、思想、为诗歌的不懈努力的精神、为中西文化交融所付出的情感。本书以画册的形式,向您讲述了他的才华,他的情感世界,他和才女林徽因的纠葛……
徐志摩实在是新文化运动人物中被误解最多的一个。仅就所受的教育上说,从北京大学预科到剑桥大学研究院,他的学业一直没有逸出社会科学的范畴。在北京大学学的是法学,在美国的是历史学和政治学,在英国学的是政治经济学。别说那个年代了,就是现在的作家中,有这样全面的社会科学训练的也是不多的。再就是他那和善的性格,过去都认为是天性如此,现在他的《留美日记》出版了,原来也是刻苦自励、着意修炼的结果。正像恋爱只会是他人生的副业一样,写诗也只可说是他人生的副业。他的志向是改造中国社会,革除陋习,以臻文明,要做一个欧洲文艺复兴式的人物。上天有眼,他基本上做到了,虽说只活了三十五岁,虽说做事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年。
作为一个写作者,作者可以原谅自己的无知,却不能原谅自己的褊狭。作者甚至想过,是不是另写一部“非才子”的徐志摩传,以弥补作者的《徐志摩传》的不足。
这本书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尝试。

目录

壹 总是有点异秉
贰 要做一个汉密尔顿
叁 一个最能适应西方社会的中国文人
肆 惶惑不宁的情感
伍 “就使打破了头,也还要侏持我灵魂的自由
陆 从聚餐会到新月社
柒 一次自愿的充军
捌 在“晨副”这个阵地上
玖 不可避免的交锋
拾 在历史的大变局中
拾壹 新月派的灵魂
拾贰 能沉沦,只有拼搏
拾叁 烈火中的飞升
 

文摘

书摘
肆 惶惑不宁的情感
在好多书上都说,徐志摩在英国留学期间,和林徽因有一段恋情。像电
视剧《人间四月天》干脆以此说事。剧中有这样的情节:徐与林在剑河上一
起划着小船游览,在剑桥校园里,徐志摩寄着自行车,林坐在前面的车梁上
,和现在我们在街头看到的男女小青年一个路数。
两人的关系究竟怎样,谁也无法复原了。现在唯一可信的办法,是利用
现存的文字资料,尽量描绘出一个接近真实或者说大致符合真实的画面。
对此事说的最确凿的是张幼仪。
晚年,张仪幼到了美国。她的八弟张嘉铸(禹九)也在美国。张嘉铸有个
孙女叫张邦梅,上大学读的是东方文学,无意中知道她的姑婆是中国大诗人
徐志摩的前妻,于是说动姑婆接受她的采访。根据这些第一手资料,再加上
她搜集的其他文字资料,写成了学士毕业论文。后来又多次采访,加以扩充
,写成了硕士论文,也就成了一本书,译成中文名叫《小脚与西服》。电视
剧《人间四月天》,就是以此书为底本的,可说是站在张幼仪的立场上拍的
。也就难怪电视上,林徽因也未见得多么可爱,陆小曼简直就是一个俗不可
耐的交际花。只有张幼仪,那样的贤淑可爱,那样的举止得体。
张幼仪到英国与徐志摩团聚,时间在1920年底,先住在伦敦,转年四五
月问,志摩以特别生的资格上了剑桥大学王家学院,就搬到一个名叫沙士顿
的地方住下,这儿距剑桥六英里(约十公里),志摩每天骑着自行车来来去去
。就是在这儿,张幼仪很快就发现了志摩行踪诡秘。每天一吃完早饭,就赶
着出门理发,而且那么热心地告诉她。“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猜到他这
么早离家,一定和那女朋友有关系”。书中接着说:
几年以后,我才从郭君那儿得知徐志摩之所以每天早上赶忙出去,的确
是因为要和住在伦敦的女朋友联络。他们用理发铺对街的杂货铺当他的地址
,那时伦敦和沙士顿之间的邮件送得很快,所以徐志摩和他女朋友至少每天
都可以鱼雁往返。他们信里写的是英文,目的就在预防我碰巧发现那些信件
,不过我从没发现过就是了。
徐志摩存世的照片中,有一推着自行车的,他的文章中也提到过自行车
,这样一来,到了电视剧中,林徽因当然就可以坐到徐志摩正在骑着的自行
车的前梁上了。你不能说徐与林有什么不对,也不能说拍电视的没有依据。
再看徐志摩有什么感情变化。他初到伦敦,是诚心希望张幼仪来的,这
不会有什么怀疑。绝不能说因为后来发生了离婚的事,就说他是把张幼仪骗
到欧洲离婚的。再怎么说,徐志摩不会这么有心计,就是有心计也不会这么
狠毒。与林徽因的关系,他留下的最能让人想像的东西,该是那首《康桥再
会吧》。是1922年秋天离开剑桥时写的。全诗很长,其中有这样几句:
康桥,再会吧!
你我相知虽迟,然这一年中
我心灵革命的怒潮,尽冲泻
在你妩媚河身的两岸,此后
清风明月夜,当照见我情热
狂溢的旧痕,尚留草底桥边,
明年燕子归来……
设如我星明有福,素愿竟酬,
则来春花香时节,当复西航,
重来此地,再捡起诗针诗线,
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实现
年来梦境缠绵的销魂踪迹。
P49-52

插图

 
  • 没有相关信息
同类图书
作者新书

最近关注